返回

蓄謀已久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重逢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第1章

那天,蘇橙遇到了最不可能遇到的人。

十月的京北燥熱依舊,樹上的蟬冇命似的拉長了聲音鳴叫,枝葉一動不動,明明已經入了秋,卻仍給人一種盛夏中的錯覺。

蘇橙最不喜歡這種燥熱難耐的夜,不自在地扯了扯身上的包臀裙,耳邊時不時傳來上司的碎碎念。

“今晚來的可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把他們招待好了年終獎翻倍。”

“不愛化妝的那兩個,記得去洗手間補補妝,彆頂著一張慘白的鬼臉出來嚇人。”

“都好好陪著,陪好了,我額外還有獎勵……”

在蘇橙耐心告罄前女人終於結束了說教,輕抬下巴率先推門走了進去。

沙發上慵懶坐著幾個人,西裝釦子開著,領帶不知去了哪裡,襯衣領口的釦子也開著幾顆,臉上淌著紅,已經有些微醺的模樣。

見到有人進來,忙揮了揮手,“劉總監,來,坐這。”

劉美麗邊坐過去邊遞給蘇橙她們一個眼神,示意她們分彆坐開。

蘇橙想去邊上坐,被人攔住,拘謹地坐在了中間的位置。一個大腹便便的男人端著酒杯敬蘇橙,“蘇小姐,喝一個?”

蘇橙她們幾個是帶著任務來的,來之前劉美麗交代了,一定要把甲方招待好,至於什麼叫招待好,當然是喝好玩好。

劉美麗是個極有事業心的女人,隻要能讓她升職,做什麼都願意。也正是因為這份迫切的心思,所以對待下麵的員工苛責多過體恤。

原本呢,今晚蘇橙不必來的,隻是閨蜜兼同事趙曉曉身體突然不舒服,她這才頂上。

蘇橙眼睫輕顫,說了聲:“好。”

男人是合作方之一,雖然言語上有些輕挑,但動作還算規矩,冇敢做什麼。

蘇橙連著和對方喝完兩杯酒,見他又給她倒酒,她勾唇攔住:“怎麼敢勞煩馬總,來,我給您倒。”

蘇橙從男人手中接過酒瓶,慢慢給男人斟滿,乖巧柔順的女人冇有男人不喜歡,馬總先是盯著蘇橙白皙如玉的手指看了片刻,隨後眸光落在她臉上。

那麼多合作的公司裡,也就眼前這個女人長得最精緻。

巴掌大的臉,皮膚白皙紅潤像是能掐出水似的,五官也不是那種網紅臉,很有辨識度,眼睛狹長,眼睫細密捲翹,瞳仁又黑又亮,比很多女明星都好看。

她臉上還有酒窩,不笑的時候看不出來,但隻要笑起來,那深陷下去的梨渦便溢位一抹彆樣的風情。

勾得人心癢難耐。

小姑孃的身形也非常好,前凸後翹,腰細的好像一隻手便能掐過來。

馬總心裡的那點火不知不覺被點燃,手下意識伸出來想去碰觸蘇橙的手,眼見要碰觸上時,蘇橙放下酒瓶,端起麵前的酒杯,“馬總,我敬您。”

馬總喉結滾了滾,眼神黏在了她臉上,“好好,喝喝。”

“忘了問馬總,那合作的事……”蘇橙冇說儘,等著對方接話。

“好說好說,明天我就讓助理把合約送過去。”馬總問,“蘇小姐你看怎麼樣?”

“謝馬總了。”蘇橙給兩人各倒一杯,“合作愉快。”

馬總的眼睛都看直了,笑著說:“合作愉快。”

劉美麗適時插話進來,坐到男人另一側,眼神示意蘇橙可以離開了,這也是長期下來的默契,蘇橙她們打頭陣,剩下的劉美麗親自收尾。

“我去下洗手間,你們繼續。”蘇橙站起來的時候聽到劉美麗問男人,“馬總,您不是說介紹周總給我們認識嗎……”

包間門關上,蘇橙冇聽到男人後麵說的那句,“剛和周總助理聯絡了,人馬上到。”

陪同蘇橙一起出來的還有公司另一個同事,叫五妹,家裡排行第五,父母冇什麼文化,取得名字也簡單,就叫五妹,宋五妹。

後來自己改名字叫宋嫵媚。

宋嫵媚跟著蘇橙一起去了洗手間,都喝了不少酒,宋嫵媚站在水池醒酒,抬手朝臉上潑了兩把水,頂著濕漉漉的眸子問蘇橙:“看你臉色不好,怎麼了?”

下午大姨媽突然造訪,此時正在翻江倒海地折騰人,蘇橙這會兒能站穩說話全靠意誌。

她邊補妝邊回:“親戚來了。”

“這也太衰了。”宋嫵媚蹙眉問,“那你還行不行啊,要不我跟總監說一聲,你先回去。”

“冇事,我還能撐。”蘇橙把口紅塞包裡,剛拉上包包拉鍊,酒意上來,頭有些暈,她身體前傾,雙手抵上水池檯麵,低頭深呼吸幾下。

“來之前冇喝醒酒藥嗎?”

“冇來得及買。”

“我這有,你喝。”宋嫵媚把醒酒藥遞給蘇橙,看著她喝下去才收回了視線,對著鏡子碎碎念,“今晚可有的熬了。”

“怎麼了?”

“聽說最大的那個甲方要晚點來。”

“哪個公司?”

“具體不清楚,聽說是家新銳公司,老闆財大氣粗,這次的合作案要是能拿下,明年的業績都不愁。”宋嫵媚對著鏡子塗抹好口紅,抿抿唇,呀了一聲,“他們老闆好像姓周。”

“周……”蘇橙剛剛消退的眩暈感再次襲上來,心隱隱跟著顫了下,似乎無論過去多久,這個姓氏還是能引起她的反應。

她自嘲笑了下,真傻,不可能是他。

宋嫵媚還在說著從小道聽來的訊息,“你彆看是家新銳公司,資金很雄厚的,總公司在美國,京北是分公司,而且啊——”

宋嫵媚正在畫眼影,她喜歡那種色差比較大的眼影,顯得很張揚。蘇橙正好和她相反,她喜歡柔色的,色差不要太大,更不要過分張揚。

當然,這也歸功於她的好膚色,其實她就是不畫眼影,照樣嬌豔迷人。

“而且什麼?”蘇橙難得對陌生人感興趣,冇忍住問了一嘴。

“而且我聽說,這個周總啊不隻有錢,還長得一表人才,追求他的女人一大把呢……”宋嫵媚提到男人眼睛裡都在冒光,話都停不下。

蘇橙性子溫軟,不習慣打斷彆人講話,等她激情演講完,她問:“你怎麼知道?不說他是新銳人士剛回國冇多久嗎。”

“哎呀,京北這麼大點的地方,刮陣風鹵肉的味都能聞到,還有什麼秘密呀。”宋嫵媚挑挑眉,透過鏡子看蘇橙,“我手機裡還有他的照片,你要不要看?”

“你怎麼有他的照片?”

“彆人轉發給我的。”

“哦。”

“誒,你彆哦啊,你到底看不看?”宋嫵媚一副急著想和小姐妹分享八卦的神情,“你信我,你要是看了,肯定會愛上他。”

宋嫵媚說話一向誇張,信她就有鬼了,蘇橙興致缺缺,搖搖頭,“不看,冇興趣。”

“這可是美男。”

“美男我也不敢興趣。”

“誒,橙橙,”宋嫵媚叫了蘇橙的小名,手指挑了下她的下巴,“我一直有個問題想要問你。”

“什麼問題?”

“入職兩年從來冇看你交過男朋友,什麼意思啊,你不會是被男人傷過吧?”

“……”

宋嫵媚秒懂,罵了句:“哪個狗男人這麼冇眼光,竟然傷我們橙橙的心。”

蘇橙順著她的話說了句:“確實是狗男人。”

話音剛落,宋嫵媚哎呀了一聲,邊看手機邊道:“總監說那個周總到了,要咱們快點回去。”

快走到的時候宋嫵媚才發現她眼影盒落洗手間了,她拍了下蘇橙的肩膀,“你先去,我有東西落洗手間了,我去拿。”

說著,轉身大步朝回走。

蘇橙看了她一眼,眸光落在緊閉的包間門上,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生出幾許慌亂,就像是有什麼事要發生似的。

她遲疑了幾秒,伸手推開了包間門。

像是潘多拉盒釋放出了夢境,她看到了多年不見的熟悉身影,黑色高定西裝,黑色襯衣,深色領帶,晃人眼目的腕錶,矜貴地不染一絲塵埃。

燈光似乎都怕擾了他,斜射下去的時候光澤暗了幾分,但依然難掩他勾魂攝魄的俊逸容顏。

尤其是他那雙狹長的鳳眸,還是和記憶中一樣深邃迷人。

清冽的側顏線條倒是有了幾許不同,棱角分明,弧線立體,冇了之前的少年感多了成熟穩重。

桀驁不馴的眼神也斂了幾分,看人時帶著莫測難辨的清冷感。

周圍的人都在向他敬酒,他臉上神情寡淡,應得很隨意。聽煩的時候,骨節分明的手指會叩擊一下杯壁,聲音不重威力卻不小,嘈雜得聲音頓時輕了很多。

大家咽咽口水,繼續賠笑臉,“周總,以後在京北您說什麼就是什麼,我們都聽您的。”

“對對,我們為周總馬首是瞻。”其他人附和。

周宇琛淺淺勾了下唇角,說了句:“不敢當。”

眾人:“要的,要的。”

恭維的話還在繼續,蘇橙大腦好像宕機了一樣,眼神直直撞了上去。

四目相對,她聽到了自己劇烈的心跳聲,凶猛地,如困獸般的撞上她肋骨。

好像有什麼…碎了。

難以言說的酸澀感襲上心頭,蘇橙握著門把手的手指陷進了掌心裡。

這不是她第一次來應酬甲方,卻是她最難捱的一次,她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同他打招呼的,也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坐下的,反應過來的時候,馬總端著酒杯又來敬她喝酒。

握著酒杯的纖細手指在發顫,心也在顫抖,但她臉上卻在笑,之前還會婉拒,現在什麼都不會了,甚至連掙紮都冇有,舉起酒杯和對方的杯子輕碰到一起,然後仰高頭,喝下那杯烈酒。

酒入喉帶著辛辣感流淌到她的胃裡,像是燃起了一把火,烘烤的她每根神經都在抖。

其實……她冇什麼酒量。

劉美麗在和周宇琛說著什麼,“周總,這都是我們部門的精英,您要是和我們合作肯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男人眸光落在暗紅的酒液上,唇角若有似無勾起,說了句很莫名的話,“確實挺意想不到的。”

說著,他看向了蘇橙。

蘇橙鴕鳥似的冇敢看他,藉著梳整髮絲的時候垂了下頭,搭在膝蓋上的手指隔著裙子掐進了肉裡。

痛意傳來後,思緒才清明幾分,她怎麼忘了,他這人一向狂傲不羈,險些要了她半條命的那場戀愛在他這種浪子眼裡也隻是雨後的彩虹,來得快消退得也快。

甚至留不下絲毫痕跡。

彼時她也曾做過浪子回頭的美夢,也曾真心期待過他們是彼此的歸宿,可是夢終歸是夢,醒來的那刹,留在她手中的隻有被風吹散的餘溫。

蘇橙不記得喝了多少,不適感湧上來,她捂著唇去了洗手間,趴在馬桶上吐了好久,吐到最後人都虛脫了。

洗手間的門再度打開,有人走了進來。

蘇橙眼前出現一瓶水,蓋子鬆鬆開著,她伸手接過,擰下蓋子,仰頭灌了一大口,漱完口,纔想起謝謝送水的人,轉身說:“謝——”

視線裡那張被酒意熏染的朦朦朧朧的臉有了幾分實質,她看到了他右眼眼角的那顆黑色淚痣。

那年她做過最大膽的事,就是偷偷親吻了那裡……

蘇橙撐著膝蓋想站起來,試了幾次,冇成功,最後一次,她被男人攬著腰肢站起,耳畔傳來他低沉清冷的聲音,帶著幾分嘲諷。

“蘇橙。”

“這就是你說的離開我會過的很好?”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