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掉落異世界的我還是塊廢物點心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你過來啊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維拉,快走,黑影要來了”。瓦連京抓緊小揹簍,一邊跑一邊焦急得朝維拉的方向輕呼:“朝樹林的方向!該死的,你去哪?”

身後的腳步聲越來越近,瓦連京壓低了身子,好在不遠處有一片刺刺棘。

瓦連京把由□□魚皮製成的鬥篷攤開,將自己裹作繭狀,滾入刺刺棘中。

冇有人知道黑影的來曆,他們就像影子一樣,突然出現在斯爾王國的領土上。他們會帶走遇到的所有人,但無一歸來。

儘管各地領主不斷調整策略,騎士們晝夜不停得巡邏,但每天都有人消失,黑影肆意掠奪這片土地的生命,他們的豢養的鬣狗更會撕碎拚命逃跑的人。

絕望的人們不斷向神明禱告,阿賈斯納加神廟煙火旺盛,長盛不絕。

後來國王攀上萬階祭台,不眠不休,長跪七日,神明終降下啟示:

“鹿角上瑰麗的珍寶/帝國永不凋落的玫瑰/黑影隱於黑影/荊棘守衛蠻荒”

王國根據指示,獻祭了斯爾王國最珍貴的寶物——阿米莉亞·溫特本公主殿下。

美麗的公主在烈火中嘶鳴,自此,一夜之間,荊棘遍佈全國,黑影隻能在夜晚出現,且五感全失,隻能依靠鬣狗捕獲生命,而鬣狗又會被荊棘刺傷,王國迎來短暫的安穩。

但王國發出警告,遇到黑影時,仍要以逃跑為重。

麵目可憎的鬣狗用鼻子仔細嗅著腳下的土地,試圖找到人的蹤跡。

忽然,鬣狗激動得跑向叢林,直到瓦連京藏身的刺刺棘,急躁得走來走去,發出威脅的低吼。

瓦連京早就沉入夢鄉,穩如泰山。

久等的黑影不耐得扯了扯繩子,鬣狗隻得不甘得走開,另覓行蹤。

森林另一邊,一棵歪脖樹聳立在原野上,周圍靜悄悄。

樹上,黑髮小女孩眼睛亮亮,穿著墨綠色的長裙,隱於樹冠。

為了方便行動,女孩刻意剪了短髮,但可能是技藝不精,淒慘的頭髮像播種不均的小麥,這裡一團,那裡一片。配上噁心的□□魚皮,活像一條大眼□□魚。

半人高的揹簍與她嬌小的身軀形成鮮明對比,但她毫不費力得揹著揹簍,像樹獺一樣單手掛上。

歪脖樹很高,且周圍長滿了刺刺棘,平日也冇有什麼動物來。

維拉看著另一隊鬣狗走遠,從樹上滑下來,將揹簍裡的白色物體倒出來。

“喂,醒醒。”維拉戳戳白色生物。

不明生物一動不動,發出均勻的呼嚕聲。

維拉捏捏不明生物的臉,又使勁揪它的毛髮,但它依然一動不動。

思索片刻,維拉抬腳將它踢進了刺刺棘裡。

“啊~~~”不明生物傳出一聲慘叫。

維拉麪無表情得堵上耳朵,將滾回來的不明生物再次踢了回去。

“啊!”又是一聲。

白色物體慢慢睜開眼,也維拉蹲下去湊到它的臉龐。

“啊!□□成精了!”不明物體尖叫一聲,隨即昏死過去。

維拉再次抬起躍躍欲試的腳,這時遠方傳來一陣悉索聲,是鬣狗回來了。

她隻好作罷,將不明生物扔進揹簍,用□□魚皮蓋好。

維拉左右活動手腕腳踝,朝著鬣狗所在的方位,紮出一個四平八穩的馬步,豎起中指,中氣十足得吼道:“你過來啊!”

鬣狗氣急敗壞,呲牙炸毛,狂吠不止。

維拉伸手抓住一根藤蔓,在鬣狗頭上盪鞦韆,鬣狗宛如翻滾的魚,上躥下跳……

良久,東方破曉,黑影和鬣狗漸漸消失。

“刺蝟”維拉也在枝頭醒來,猶豫良久,還是單手提起揹簍,自言自語道:“走吧,回家。”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