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除名太子亡魂複生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滅災國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其一】

傳說,盤古開天地,將世間分為,天界,凡間,鬼界。

而女媧造人,造得是何人?想當初隻是凡人。隨著時間推移,人越多,事越多,總得造些從侍,為自己分擔些。日新月異,天災來此,造世主拯救蒼生,化作天界一顆靈石,可通曉過去,預知未來。

這不。

夜晚天上福星高照,宮中的第一聲啼哭,便是冬日裡的暖陽,四方靈力聚之,引得天上大大小小的神官俯瞰盛景,浮雪葬花,無葉枯木,春日不過一夜之間。又一位福星降生了。

眾人商議,妖王腹中之子,是福是貨?若是禍,出生時一日寒風拂過,百花齊放映人間。若是福,這靈氣招來四方妖怪,堵的城中水泄不通,無一不是衝著屋內赤子去的。

千鈞一髮之際,一名神官下凡掃去宮中妖獸,又為赤子掐指一算。此子,福慧雙修,靈氣逼人,乃福人天相。

隻是靈力之強易吸引妖獸,千年必有一劫,這便是禍與福相依不可分存。必得舍小求大,封住此子靈氣,便會少受妖獸侵蝕。若是再為他下一棵梧桐神樹,便能夠招福辟邪,往後長壽。

五年。

北陵國都,道靈山上,這梧桐樹枝繁葉茂,靈力聚集,法力無邊,妖魔退散。便是殿下的安居之所,一年四季,困在這安寧之中。

太子殿下守護這片安寧祥和,不願修道,不願習琴棋書畫。唯一的愛好隻有在藥圃研究草藥和七符靈。

七符靈便是靈,是一棵神樹的靈,這樹便是梧桐樹。殿下五歲那年,趴在泥中尋一顆種子。這時樹上毫無察覺跳下一紅衣孩童。殿下察看草藥,他察看殿下。殿下一抬頭,兩人麵麵相窺,殿下嚇了個驚慌失措。

梧桐樹下,兩個正直活潑亂跳年紀的孩子出奇的安靜,留下青澀的一片。

暖風似輕紗拂過麵龐,留下一絲輕涼,紅衣小少年不禁打了噴嚏。殿下閃過一絲驚喜,彷彿此人破了戒,讓他覺得有些平易近人?他緊貼樹根挪過去,緩慢靠近這冰山。他以方纔孩子察看他的眼神,察看他。

這才發現這人是一頭黑黑的短髮,用髮帶簡簡單單束起,劉海遮住眉眼有股凶狠的乖張。細看,鬢間還編起兩撮小辮子,甚是可愛。再看,衣服似一塊布,簡簡單單的圍住身上該圍的地方。其餘的不是金飾就是銀飾,走起路來,叮嚀噹啷響。左眼上有紅色的火紋,一路延伸到鬢角,很是特彆。

殿下問道:“這是你的神印吧。”

小少年回道:“是。”

殿下又說道:“我也有。在腰上,冇有你的好看。”

“你的真好看。”

目光停留在眼睛,越看越近。紅衣小少年亮出一眼不自在,殿下便不敢再看。他輕咳一聲道:“你,為何在這裡?”

紅衣小少年皺緊眉頭,金色的眼睛顯得疑惑,他道:“我一直在這裡,隻是你一直看不見我。現在,你又為何能看到了?”孩子的話語乾淨利落,眼裡彷彿道出一絲委屈。

殿下固然是疑惑,這人竟一直在這裡?殿下心思單純,常常有些幼稚的想法。不過對於這個年紀的孩子應該也不算幼稚,他又常常獨自待在靈山深處難免心生孤獨,此時有個同齡人便是十分欣喜的。或許是此人便是天帝派來拯救自己的。越想越是興奮,殿下緊緊握住此人,驚喜交集,兩眼放光。

往後幾年,兩人便相交甚好,便算是他們所說,似人間青梅竹馬。

那位小少年從未告知他的姓名,於是殿下便為他取了一個。要說七符這名字從何而來,那就是十分草率的了。殿下說,相識時七月,他曾說他喜符,又是一方樹靈。從此以後,便叫七符靈。

殿下所瞭解的七符。愛吃橘子,會烹飪,且十分好吃。另外,對他而言,算是一方神祇,卻愛用符,有時會將符咒貼滿樹乾。風一吹,落下……化作百隻仙蝶,神采奕奕,不知飛往何處。

七符說,他曾經許多次像那次一樣趴在地上看他,冇有一次被他發現。還說,他常常待在這裡隻是為了看殿下種草,很特彆,很有趣,有時會用符紙化作小鬆鼠引起他的注意,但符咒常常是不夠的,聽聞是母親隻讓他修神術,說到這,七符常常恐嚇說有一天他會被天上抓走,去習他不喜歡的東西,“因此殿下,要好好珍惜我才行。”

憑一句話,讓殿下百般對他好。

七年。

七月,相識必有分彆時,至少七符是這樣說的。卻來的如此之快,在能戴上他送的羽戒之前,在他的生辰之前,在國都滅國之前,他消失了。

不到那時,國都已是混亂。他被鎖在自己的殿中,不可踏出一步。直到朝廷打亂,他不知所以的被抓入地牢。

在那之前,殿下握著七符送的那枚羽戒,尋了十三年。

【其二】

相傳當年,北陵國君僅憑一己之力惹怒妖皇,招來殺身之禍。

這事得從兩百年前說起,凡間。

天齊國、南嶽國、允伊蘇洛、北陵國分彆坐守東南西北四個方位,其中,北陵國為首。

眾多國家,甘願對北陵俯首稱臣,隻為求得一方庇護。

自北陵立國來,幾乎是戰無不勝,所向披靡。畢竟北陵皇室,無一普通人。

聽聞,這北陵君王生性殘暴,麵對罪人絲毫不留情麵,就是身邊親信犯了錯,也能毫不包庇之心。他曾經義無反顧娶下的皇後是一方妖王。

傳聞,北陵有三位死侍,刀落必見血,能殺人於無形之中,所以無人能說出是誰。這還不算什麼,這三位曾憑藉一己之力,也是曾將允伊蘇洛一夜之間毀於一旦的人。

單單是這幾位,就讓他坐穩了皇位。更彆說,就在一百年間,北陵國還有了一位天賦異稟的殿下。年僅十六時神力超脫眾人,母後對他寵愛有加,世人敬重他建起了大大小小的神殿,一年四季香火那是旺得很。

香火旺,不僅因北陵國太子殿下的的身份,而是他的殿是真的靈!

這神殿外有棵古樹,名喚七符靈。不管是一帆風順還是升官發財,將願望寫入祈願帶,往樹上拋,不往下掉,便統統都能實現。奇怪的是,要是你想求段姻緣,或是來年得子,那是做不到的。

這可不是單靠玄學,而是這神殿的主人,常常附於樹中,行的留下不行的丟下去,不依不饒的他便想辦法幫忙實現。或是每日清晨準點去往天界真集殿,尋七宿執政官簡素幫忙。或是查祈福人的生辰八字,便一路為這祈福的人順命。

這也不是什麼都能如此,要是命中無情緣,還想求姻緣。又或是命中無子還想求得來年得子這種事,便是妄想天開,畢竟若神官能夠隨意更改他人的道,那天下不得亂了套了,所以從始至終這都是死罪。

關於太子殿下,還有一個說法。便是妙手回春,出神入化!人都說了,若是家中人病中,便將他抬到殿裡去,經過這風水寶地的洗禮,不過十日便定能痊癒。

這並非空話,而是有個先例。一位姑娘拖著病怏怏的丈夫,來到殿中求得來年的豐收。卻因為心身俱疲,昏睡在殿中。迷迷糊糊中,她感受到了暖陽般的溫暖,隔日清晨,丈夫便清醒了,不過七日便痊癒。姑娘喜極而泣,將此事一傳十十傳百,殿下不過許久,便有了許許多多到殿中求得安康的人,一直相傳至今。

殿下之福已是眾人周知,而千年之劫便是後來。冇有結果的等待,冇有證明的判決,都是壓死他的最後一根稻草。

……

百盛宴上。這為慶祝北陵國生辰所持的宴會,每逢這時,君王便會向天下宣告一則訊息。恰逢今年是殿下的冠禮。所來赴宴的人前所未有的多。都是希望親眼所見殿下從此正式飛昇。

這這高台之上,萬眾矚目,卻不見殿下的蹤跡。

這片刻安靜,被一支從高台上摔下的酒盞打破。世人不可置信,這竟是殿下私自改命所犯下的罪

前所未聞。

一個被戳瞎雙眼的男人被士兵押上庭中,一上來便是又哭又鬨,似一隻撒潑打滾的野狗,賴皮至極的要君王給他一交代。他講道,數月前,他曾向七符靈許過一個願望。他在祈福帶上寫道:小生無依無靠,隻願有一愛人相伴,望仙人保佑。

果然,不久後便辦了喜事。隻是這女子不是普通人,大婚當晚便刺瞎了他的左眼,之後又殺了他的老父母。他無法忍受失去至親的痛苦,便去七符靈鬨事,又路過的神官打了個半死,此人十分不服氣,便又專門挑了個良辰吉日,來檢舉神官濫用職權欺負凡人。

這是一場有關眾生平等的談判。神官私自改命乃是死罪,再而,這命非但冇有改好反而壞了人的道,讓不該死的人死了,便是罪加一等,神官仗勢欺人,罪再加一等。

聽聞此事,許久不見殿下出麵。便開始眾說紛紜,各抒己見,將事情誇大其詞。

這便是太子落下神壇,有朝一日,這宮中糗事也將暴露無遺。這城中舊事若是塵埃,那全部加起便可染紅一條清澈的河流。

北陵狗皇帝,為不讓宮中糗事隨殿下之事一併流出,竟下令處死殿下。妖王震怒,一人妖言惑眾,不論虛實,竟要處死自己的親兒子?!

下定這命令讓天下人認定了,這殿下罪不可赦。往日的仁慈不過是曇花一現。

【其三】

距行刑之日僅剩三日,殿下便父皇打上囚鎖,至始至終無有一句話。

早已似一副死屍。

直到行刑之日,七月寒風四起。台下走來一,妖媚女子,妖豔至極,手持羽箭。這並非什麼斬首,而是用羽箭一筆一劃,刻上繁星圖,折磨至死。

最後一筆。殿下似乎開口說了話,可無人在意,隻是血如七月梅,染紅五十年後的北陵古國。那時再將殿下之死抬出來說,便是福星隕落,歸與帝王之罪。

而事實是,那女人是君王外妾。多年後,北陵滅國,便是君王下了休書,妖王報仇雪恨罷了。

距往後眾人說,那位曾經受人敬重的太子殿下自萬盛宴後,便再也無人見過。這便是執刑隻在地牢中,他死在陰暗無光的地牢,無人所知。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