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暮桃淚有枝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與君初相識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唔。”

一瓣紅雨落,擾了樹下睡得酣然的少女。拂走臉上彩,睜開惺忪眼,少女鬆鬆伸了個懶腰。

和風徐來,少女皺了皺眉,許是冇睡醒吧,竟覺著熟悉的桃花香夾著一絲不合時宜的清新。

‘許是桃花夢裡醉了海吧,才讓桃香染上一絲鹹?’或是被自己怪誕不經的想法惹樂,少女嘴角揚起道淺淺的的笑。

少女緩緩起了身,正欲邁開步子。卻忽地輕眯了眼,向左一傾。

隻見一襲黑影閃過,未待少女看清麵貌,就似利劍般向她刺來。

少女勾了勾唇:“有意思。”迅速雙手蘭花上下相對,輕攏成圓,兩手交叉向前迅速展開,兩道流螢粉光似綢帶般瞬間將眼前黑影束縛於一石之上,隻聞那黑影發出幾聲嬰啼似的哭嗚。

少女提裙向前,垂眼打量著眼前的不速之客,人麵豹身,還長著一對翅。眉心蹙了蹙:“你是……化蛇?”少女有些不解:“無端端你一個水裡的妖怪來我這兒做甚麼?”

展手一縷夾著桃色的火花浮於手上,響起道明媚又夾著稚嫩的聲音:“那我隻好…好好招待一番啦!再吧你送彆絳妖塔去,為你身上這條條凡人的性命安心贖罪吧。”說罷正欲出手,怎料那化蛇倏然掙開桎梏,向少女撲去。

那少女斂起笑意傾身一躲,黑影一頭栽在了少女剛依著小息的桃樹。

不知是被什麼惱了,少女清得漾水的眸子蒙上一抹灰,血絲染赤了耳。手上動作不息,好像更重了些,像是夾上了彆的意味。

粉影與黑影交錯,加重了風,惹得紅雨片片落下,發出簌簌聲響。

粉影一個不察,被黑影抓住了空子,猛地一擊,少女抬眸欲躲,卻仍是手臂上被刺出一道醒目的口。

黑影乘了勢,抓緊著向少女發起攻勢。少女左手緩緩燃起螢光,黑影撲來的一刹那,樹杪沙沙作響,隻覺風吹霓裳,衣裙緊貼著膚。少女登時閉眼揮手拋出螢火。

火花“砰”地炸於半空,灑下星火點點。

隻覺風聲漸止,一切歸於平靜。

少女緩緩睜眼,模糊色彩漸漸成形,目光聚焦於身前。

月白身影素玉佩,雪銀簪子高馬尾。

‘好不溫潤少年氣。’少女心想。

少年低聲吟了幾句咒,摘下腰間玉佩執於手。那大妖便化作一縷黑煙,被玉佩吸入。

少年負手轉身,垂眸凝望著眼前少女。

粉米霓裳青披帛,珠貝螢蝶停髮髻。

‘許是哪家稚氣未脫的小仙子。’少年猜測。

看清眼前人,當真是個意氣風發少年郎。‘生得倒是不錯,我活了快三千年還是第一次見仙界有這等人物。’少女斂額想著。‘氣質溫潤,雖說年少倒修為不淺。可惜了眉前偏染一縷霜色,看著冷冷的。’

二人目光相聚,倏爾又同時向兩側避開。

似想打破這僵局,少女正想道謝,話送至嘴邊,還未說出口。不曾想,少年疾地將她往旁一拉。

又是一道黑影劃過,似乎比剛來的更猛了些。

少女大概猜到了什麼,輕轉頭對少年說:“看來是愛子心切,剛解決了小的,又來了隻大的。”

少年輕笑不言,起身迎招,光影交彙,那黑影似是暫止了動靜。

少女正準備好好來一場交鋒,活動活動了筋骨,抬目,卻見少年就地畫了一個月白圈,把自己圍在了其中。

“此獸凶險,唯恐會傷了你,勞煩姑娘暫在此等候。”少年的聲音的人,溫潤如玉半帶霜,但聽起來確是叫人安全。

少女嘴邊的話不禁繞了一圈又送了回去。

少年欲轉身之時又聽見一道聲音叫住自己:“公子的圈可否可再畫大些,小了走路鬆鬆腿都不行,怪憋屈的不是?”

語畢,說話之人閉眼拍了拍額,好想後悔了似的。

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想逗一逗這小公子。她天生高傲慣了,平常都是她護著旁人,這回倒是頭一次被看低了。雖知道眼前這人是為了自己好,但是總覺得有一口氣堵在心頭,不吐不快。

少年一愣,清澈的眼睛中閃過幾絲異彩。幾秒後還是手一拂,光一落,擴了這陣。轉身又去會那黑影。

少女看著眼前兩道光影交錯,吹得院裡葉起花落,嘟了嘟嘴,微皺了眉。

“好生無聊。”少女嚷囔著。

化蛇狡猾,收它確實需費點力。

眼見二人正僵持著。

許是耐不住,少女上前加入了這場爭鋒。

少年先是一驚,正欲嗬止。但又見眼前人年紀雖小,卻術法不淺,又漸漸放下心中的憂。

伴著最後百月流火劃過蒼穹。

二人合力,提早瞭解了這隻化蛇。

桑榆暮影,夕色映枝。少年把這隻妖收歸玉牌。

桃止落,風漸息。又恢複了寧靜。

“敢問姑娘(公子)是?”兩道聲音同時響起,少年少女不忍相視一笑。

“我叫花醒枝,春催物暖,萬花醒枝。”

“我叫慕白。”

“冇啦?”少女抬眸望著少年的眼,“話這麼少,歎,真是浪費了這好噪音。”說著,少女皺著的眉勿地鬆開,像春陽化冰,還帶了一抹淺的笑。

‘真是個怪人。’少年暗道。

時候不早,少年想著,應當離開此地。欲開口。

恰風打斷了他未出口的話,吹來一縷白煙,夾著淡淡桃花香。

隻見少女抬頭手一拍道:“時候不早了,慕公子便留下來嚐嚐我這桃花玉露團吧。”“我敢說放眼仙界,我做的桃花玉露團絕對是第一等的!”少女笑著,雙眸眯成兩彎月牙。

“不麻煩姑娘了,我……”少年還冇說完,卻被推進了亭。

亭邊養著各式的花,亭柱上攀著紫藤,淡粉琉璃瓦,杏色美人靠,素色踏道上綻著桃。

‘這姑娘倒是真偏愛粉色。’少年感歎道。

“慕公子。”少女的聲音傳來。

少年一轉身,措不及防,一口桃花淡甜香在嘴裡蔓綿。

“好吃吧?好吃吧?”聽著是疑問句,卻用的陳述語氣,像是堅信不會有人能拒絕這桃花甜。

不知是不想拂了少女的興,還是這玉露團真如少女所說的一般仙界絕品。少年咬著糕,點了點頭。

或許是成就感醉了心,少女笑著拿出油紙包起點心,“那便送你些帶回家裡慢慢吃。”

望著少女,明媚的笑靨似沐春陽。

‘春催物暖,萬花醒枝。好名字。’不禁一笑。

“唔,你笑了?”

“果然我這玉露團就是厲害,能叫枯木開花。”

少年眼中閃過幾絲不解:“為什麼是枯木呢?”

“冷冰冰,宛若被霜覆了的木,不便是枯木了嗎?”少女應道,語氣帶著許些玩味。

或是不想冷了場讓兩人尷尬,又自顧自地說道:“我這桃花,從我有記憶起便養在房前,小時候,母親逗著我說它與我有著前世今生的緣分。澆灌了這麼多年,好像也確是與它難捨難分了?嗯……就可惜,這樹我養了兩千六百年,就是不結果,年年吃桃花玉露團,這桃子餡都是從月翁翁的園子裡偷來的……”說著,忽地止了聲。緊閉著嘴,眼珠了轉了一圈,偷偷睨向右側。

卻見少年似是憶起了什麼似的,眼神渙散地望著手上的糕點,眼底像是掀起了一波秋水。

她不知道少年想著什麼事,反正應該冇有聽清自己去月翁翁院裡偷桃子便是了,懸著的一顆心算是放下了,又嘴裡唸叨著些有的冇的。

伴著月色映水,白榆初綻,少年起身告彆:“時候已晚,感謝花姑孃的盛情款待,慕某不叨擾姑娘了,後會有期。”

花醒枝嚮慕白揮手告彆。卻覺手上一絲微涼,回手低眸一看,“春天了,怎麼還會下雪呢?不過今年冬天似乎是比平日涼了些。”少女小聲嘀咕著,見雪意漸濃,轉身欲回屋。

她猛然一怔,似是想到了什麼似的,又轉身向院外奔去。

少年拂手,一道法術讓雪沾不了身,月白身影向遠飛去,卻突然止步。少年伸手,“競是下了大功夫的。”

“這結境仍三萬年前新長老初上任時結下的。雪對我們螢兔一族修為傷害大,不知道為什麼,一下雪我們的修為就像被枷鎖束縛著一般,難敵外難。因此長老設下這一結境,以保我族安寧。”少女聲音悠悠響起。

“看來今夜你要叨擾我啦?”醒枝打趣道。

見少年仍欲動術法破界。

“省省吧慕公子,這結境仍是長老用一半修為所築,你一個年紀輕輕的小神仙,根本不能輕易破局,收收心,明天再回你的天界吧。”

慕白一皺眉,又認真地打量著目前少女。

少女啟齒:“百月流火,天界法術,公子想來在天界地位不低。我說的可對?”

少年未承認也未否認,似為自己的聰明自傲,少女閉眸笑了笑。

“花長老的女兒,果然聰慧,久仰。”少年輕輕一句,卻叫醒枝一愣,目光流現一抹驚。

“告訴我螢兔族的弱處,卻把自己的身份藏起來,花姑娘好計謀。”轉口道,“不怕我是存歹心,藉機滅了你們一族嗎”

“公子若是有歹心,今日也不會出手相助。我花醒枝彆的本事冇有,看人的眼光卻是一流,我看中的人,自然都於我無害。”醒枝緩緩向前,拉近了與眼前人的距離。

“不過,你是何時看出我的身份的?”

“能去月翁翁院裡偷桃子的,莫說螢兔族,放眼整個仙界,也就隻有月翁翁從小帶大的小兔子……有這個膽量了。”

少女櫻唇微張,‘這人不是思緒都飄到八百裡外了嗎,怎麼還聽得清我說話。’得了,眼前這仙子的心算是枯了。

“聆他人所言,方為禮也。”少年又接上一句。

‘天界什麼時候還修練起讀心術來了,誰來救救我?’醒枝似是被下了定身術,若不是眼簾時兒動一動,倒像是被霜凍結了似的。

“不愧是我看中的有緣人,果然聰慧。”許是不承認這局被比了下去,花醒枝拍手稱道。

月色朦朧的夜,少年轉身邁開步子,這次的笑無人發覺。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