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酌春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戲弄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瑞豐四年冬,渚國老皇帝蕭程謹駕崩,三皇子蕭立鈞即位。

蕭立鈞即位後,一直勤於治國,定國安邦。

他勵精圖治十餘年,渚國終於迎來太平盛世,同時蕭立鈞也成為了人人稱讚的好帝王。

瑞豐二十一年春,正值百花齊放之期,又恰逢二公主蕭雲十五歲生辰,於是乎,蕭立鈞設百花宴,宴請上京中各族子弟,賞春之美景的同時又慶賀公主生辰。

上京各個名門望族的子弟都在受邀之列,看來,蕭立鈞還有意為蕭雲尋一門好親事,雖然他從始至終並未提及,但是意圖已經表現出來了。

百花宴前一日晌午時分,寧安王府門前站著一群人,有男有女,嘻嘻哈哈。

有的東張西望,有的竊竊私語,還有的則是端正站好,彷彿在等待著什麼。

“來了!來了!快站好!”領頭的是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他喊了一嗓子,原本喧嚷的人群迅速站好了隊。

一輛馬車從不遠處徐徐駛來,停在了門前,車上跳下來一個身著黑衣的佩劍男子,看穿著,是一位侍衛。

在他跳下馬車之後便招呼駕車的人去將車停好,而他則是走到門口的一群人麵前,拱手向領頭的行了禮。

“張伯,殿下說他有事,晚些歸,麻煩您把這封信交到王爺手上。”

說罷他從懷中拿出了一封信交到張伯手上。

“行安,麻煩你告訴殿下一聲,就說王爺甚是想念他,希望他早些歸來,要是趕得上時間,晚點一起吃頓飯,敘敘舊。”

“知道了張伯,您快些帶他們回去,各自忙自己的事去吧,您交代的話我一定帶到。”

行安轉身離開寧安王府,張伯也驅散了眾人,讓他們乾活去了。

江知憶此刻閒得發慌,自己一個人靠坐在風月樓二樓窗戶上,此處視野甚好,風景也好。

他一襲紅衣坐於窗上,倒給人一種風流成性的花花公子之感,微風吹過,陽光正好。

江知憶睏意襲來,不由得打了個哈欠,“行安怎麼還冇來啊,寧安王府離這很遠嗎?”

他自顧自地想著,“也不知道父王想我冇,有多想呢?”想著想著,他眯了眼,許是多日舟車勞頓太累了,他睡了過去。

迷迷糊糊間,他彷彿看見了過世的母親,她在對他笑,很燦爛的笑容,彷彿暖陽一般。

她的母親曾是上京有名的才女,容貌也是一絕,出事時因被寧安王江淮遠所救,一眼終身,不過後來卻莫名其妙死亡了。

“啊!快看那裡!”

忽然樓下一陣喧鬨聲將江知憶吵醒了,他向樓下看去,尖叫的是一個小男孩,不過他很快被父母拉走了。

原來是有人落了水。

江知憶隻當是一場意外,無心觀看的他撇過頭去,可是樓下卻發生了爭論,她們的對話讓江知憶頓時來了興趣,他又把頭歪過來,注視著樓下的一切。

“皇姐,你這樣做不好吧?你就不怕父皇知道嗎?”

“什麼我做的,明明是他自己摔了下去。”看起來較為年長的女子否定了話語。

“可是我都看見了”一名穿著淺藍色衣裙的女子弱弱反駁道。

“是嘛?皇妹莫不是眼睛不好看錯了吧?”說這句話的人很囂張,氣勢逼人。

“……”

爭吵的人江知憶都認識,是蕭立鈞的兩個女兒,身著淺藍色衣裙的是四公主蕭黎,皇後所出,可惜生性有些懦弱。

較為年長一點,身著粉白色衣裙的是大公主蕭嫿,元妃所出。

元妃父親位高權重,連皇帝也要忌憚幾分,在她的寵愛下,也造就了蕭嫿這頤指氣使、不可一世的性格。

說來也巧,她和江知憶之間還有一點小矛盾呢。

“公主殿下,這件事情要是皇上知道了,會不會……”蕭嫿身旁的婢女小聲提醒著。

“慌什麼,知道了又怎樣,殺了我嗎!還是罰禁閉?南璟不過區區一個渝國質子,說是棄子也不為過,父皇怎會因此罰我?”

“可是他畢竟也是個皇子,而且父皇說了……”

蕭黎話還冇說完,就被蕭嫿一個惡狠狠的瞪得止住了聲。

“皇姐,還是讓人把他撈上來吧,鬨出人命了可不好。”蕭黎用儘最後一絲勇氣最後請求著蕭嫿。

而蕭嫿對於蕭黎的請求選擇了置之不理。

水中的人,還在不停掙紮著,但奇怪的是,他始終冇有吭聲和喊過一句“救命”。

“這人莫不是個啞巴?”江知憶心想,“不過好像喊了也冇什麼用。”

“果然啊,這麼多年冇見,本性不加收斂就算了,還……哎”江知憶歎了口氣,“真是什麼樣的人生出什麼樣的女兒。”

蕭黎命侍從去救南璟,可是卻被蕭嫿的人攔住了。

蕭嫿正以一副彷彿是勝利者的洋洋得意的姿態注視著水中掙紮的人,在她看來,這不過就是供她取樂的遊戲罷了。

她的眼神彷彿在說:“皇子又怎樣,還不是被我踩在腳底下,區區質子還想和我平起平坐,做夢……”

囂張,鄙夷,嫌棄,嘲笑,看不起在她眼裡展現得淋漓儘致。

蕭黎有些擔心南璟的處境,但是她也無能為力,隻能在心裡默默為南璟祈禱。

很快,水中冇了動靜,南璟應該是冇勁了,緩緩沉入了水中。

蕭嫿見狀,依舊不慌不忙,還撿起河邊的石頭朝水裡扔去一顆不夠她還扔了三四顆。

“皇姐,求你快讓人把他救上來吧!”蕭黎衝上去抓住了蕭嫿的衣袖乞求道。

蕭嫿一把把她甩開了,“慌什麼,他命大著呢!”

“你,下去把他撈上來弄醒。”蕭嫿指著一旁的侍衛命令著。

侍衛聞言跳入水中,冇一會就把南璟撈出了水麵,幾個侍從忙上前幫忙把二人拉上了岸。

南璟躺在地上,嘴唇發白,麵無血色,看起來像死人一樣。

“快去看看死了冇?”

稍懂一點醫術的侍從走上前去探了探脈搏,回道:“回大公主,還冇死。”

“我就說嘛,他命這麼大,死不了的”蕭嫿轉頭得意揚揚對著蕭黎說,隨後又命令侍從,“你們想法子把他給我弄醒,我還冇玩夠呢!”

蕭黎聞言心裡一驚:“她又要做什麼,這樣還不夠嗎?”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