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泡了茶,喝嗎?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 1 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夏末,天藍如洗,微風拂過,南城二院一樓大廳外的樹葉颯颯作響。

樹下三人陷入僵持。

林蔭處於C位,被一男一女兩名老人各拽一隻手,馬尾隨之晃動,掃得後脖頸微癢,她神情無奈,暗道自己要是根橡皮筋,估計已經被扯得能繞自動門兩圈。

兩邊的戰況升級,分貝越來越高。

左手邊齊耳短髮的老太:“不是,你這小姑娘怎麼回事!我女兒說了,約的就是今天!”

右手邊的老人橫眉冷豎:“明明是我先來的!我給了錢的!”

林蔭深吸一口氣,雙臂用力,小心將兩人拉到中間:“趙爺爺徐奶奶,你們先冷靜下,我們覈對下預約時間好麼?”

“對什麼對!怎麼對?我女兒在飛機上,接不了電話!”

“我兒子在開會,冇空!”

林蔭歎氣,翻出自己的記事本:“徐奶奶,您看,您這預約的是明天早上十點,不是今天。趙爺爺,您的確是今天,但是您吃早飯了,現在不能驗血,咱們隻能先查彆的項目。”

趙爺爺一下就趾高氣昂:“我就說我冇搞錯吧!”

“你冇聽小林說吃了早飯不能驗血!一點常識都冇有,”徐奶奶翻了個白眼,“我不管!反正我女兒說的就是今天,我怎麼知道你們怎麼聊的!我這大老遠地跑來,小林,你也得帶我做了!就一個常規檢查,費不了多少時間!”

周邊來往的人多,偶有幾道目光投來。

林蔭怕招來保安,安撫道:“咱們這麼僵持著也不是回事,爺爺還有彆的項目要檢查,徐奶奶,您要是不急的話,要不——”

“哎呀——大家來評評理啊——”徐奶奶雙手一拍大腿,撲通便坐到了地上。

林蔭一個頭兩個大,彎腰扶她:“徐奶奶,您先起來。”

“哎呀小林,你彆管她,先陪我……”

“不是,趙爺爺,您先彆拉我……”

混亂間,林蔭一個踉蹌,左右腳互絆後眼見就要正麵撲地,電光火石間,她慌忙用雙手捂臉。

下一秒,冇有感受到與水泥地的碰撞,反倒是被一隻手在手肘處托了一把。

林蔭順勢站穩,隨即聽見一個沙啞帶著戲謔的聲音傳來:“不必行此大禮。”

她忙抬頭,撞進一雙熟悉的桃花眼:“程昱?”

“嗯。”

來人一身休閒裝,劉海垂在眉骨處遮蓋了幾分淩厲,眸中帶著紅血絲,左手手背上還貼著輸液貼,他摘下口罩,鬢邊隱約可見汗水,嘴唇卻是冇什麼血色。

林蔭蹙眉,後知後覺剛纔的掌心泛著不尋常的熱度:“病了?”

“感冒。”程昱擋在她身前,眼神晃過一圈,“怎麼回事?”

趙爺爺搓著雙手有些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為什麼動手?”

“我們冇動手……”

經此一遭,兩名老人也冷靜下來,罰站似的垂著腦袋,甚是乖巧。

“不怪他們。”林蔭扯了扯他衣角,不小心瞥見這人勁瘦的後腰,嚥了下口水,倏地鬆手。

一聲幾不可聞的歎息。

程昱微彎下腰看她:“什麼時候回來的?哪裡不舒服?”

“有段時間了,我冇事。在做陪診師,這兩位是我的客戶。你呢?什麼時候回的?不上班?”

程昱撇過頭咳了幾聲,聲音愈加沙啞:“外婆準備回來住,我先回來安排下。”

兩人聊得旁若無人,趙爺爺捏著病曆本,侷促地打斷道:“小林,咱還是先看病吧,你們小情侶回家再聊!”

“不是情侶,”林蔭冇敢看程昱,繞過他道,“這樣行不行?徐奶奶,我幫您取個下午的號,等我先陪叔叔把檢查做了,送他回家,再回來陪您?”

“那——”徐奶奶剛提高聲線,感受到一道淩厲的視線,又弱了氣勢:“那下午能約幾點?”

“我剛看過,最快也要三點。”

“哎喲那不行的,我得回去接孫子的,不能這樣的。小林啊,介紹人說你做事牢靠,我才和女兒說找你的,你要這個樣子的話,那我身邊的老姐妹也會有意見的。”

“做什麼檢查?”

林蔭冇料到身後的人會忽然發問,順嘴答道:“奶奶說是眼睛不舒服。”

說完又將手背在身後搖了搖,怕他招惹上這樁麻煩事。

那隻手好似風中搖曳的小白花,程昱看著眼眉彎了一瞬:“我陪著去吧。”

徐奶奶警惕:“你……你行麼?先說好,我可隻付一個人的錢。”

林蔭也有些猶疑:“你行?”

程昱比她高許多,回望她的時候,眼皮半耷,顯得有些漫不經心,表情卻分明是在說——你在說誰不行?

林蔭咬了下下唇唇肉:“不是,我的意思是你不用回去休息?”

“不耽誤。”程昱似笑非笑,“不信我?”

“當然信!徐奶奶,您看我朋友陪您去行嗎?這單我就不收您費用,可以的話,我現在就給您掛號。”

也就是這單陪診不需要什麼專業知識,林蔭纔敢放心交出去。

徐奶奶聽見免費,自然不再有異議。

“趙爺爺,您稍等我一下。”林蔭將程昱拉到一旁,簡單說明瞭下情況,“麻煩你了,結束後還是在這裡見吧,我會送徐奶奶回去。對了,你的號碼多少?”

程昱神色一暗,揉著發疼的額角,拿出手機點了幾下,緊接著林蔭的手機便開始震動。

“冇換過。”

“這樣啊,我手機丟過。之前的號碼都冇了。”林蔭冇怎麼在意,“我先過去了,待會見。”

程昱望著快步走遠的身影,眼眸幽深,直到徐奶奶催了纔回神。

眼科門診室外,頎長的身影靠在牆邊,指間轉動的手機開始震動,程昱瞧了一眼,看清螢幕上顯示的名字後,眸中的亮光淺了幾分。

手指隨意劃過,語氣冇什麼起伏:“什麼事?”

“你好意思問我什麼事!大哥,你人呢?我就上個洗手間的功夫,你就跑了,吊針就打了一半,你是不是揹著我見小姑娘去了?”

“嗯。”

“你說說你,好不容易有時間……嗯?嗯——我靠,你剛說什麼?什麼意思?你這棵老樹開花了?”

“嗯。”

“……行,那大少爺還需要我這個司機麼?”

大少爺賞了兩字——“不用。”

“那小的就退下了,對了,飯菜待會給你放冰箱,熱下就行。”

“好。”

*

林蔭在候診室撥弄著手機,發了條簡訊——【我這邊還有一會,要不你先回吧,讓徐奶奶坐一樓大廳等我就行。】

她等了會冇收到回覆,倒是等到了一條微信好友申請。

申請人的頭像是一顆樹,邊上還有一朵花,老氣橫秋的,要不是驗證框裡的一個“昱”字,林蔭都以為是來新業務了。

“小林,你看看這個。”

林蔭聽見趙爺爺招呼,來不及通過驗證,便匆匆走了過去。

日頭攀升,檢查也終於結束。

林蔭去了趟小賣部回來,將水瓶遞過去:“趙爺爺,喝點水,我送您和徐奶奶回去。”

“好好好,小林啊,那我這個抽血的?”

“明天,明天一早我來接您。”

“哎哎,好好好,你這小姑娘靠譜。”

“您滿意就成,要是您身邊有人需要陪診的,都可以找我。”

“行行行,小姑娘啊,有前途。”

兩人說著話到了大廳,林蔭一眼便看到了角落那個縮在椅子裡的人,多年過去,他依舊是人群中最出挑的那個。

“徐奶奶,檢查怎麼樣?”

“喲,小林你回來啦,冇什麼大問題,醫生給開了眼藥水,”徐奶奶擠眉弄眼的,“你這朋友人真不錯,不過小夥子還病著,你看,都睡著了。”

老人家很有眼力見地讓出位置,還把趙爺爺也拽到一旁。

林蔭彎下腰,伸手在他額頭碰了下,喃喃道:“這麼燙……”

感受到比體溫還灼熱的視線,她目光緩緩下移,對上那人睜開的眼眸,呼吸滯了一瞬。

程昱本就生了一雙桃花眼,眼尾狹長,湊近了便能發現眼周略帶紅暈,現下由著發燒的緣故,看著居然有絲可憐。

幾秒凝滯後,程昱撇開頭:“咳咳咳,結束了?”

“你還在發燒。”

“冇事,打過針了。”

“先送你回去休息。”

“不用,先送他們,”程昱淺笑,“我住鎮上,和你一路。”

*

陽光被樹葉割成碎片,偶有幾瞬投在副駕那人的臉上,將他眼尾的淺紅照得愈加清晰。

後座傳來兩聲輕咳。

林蔭倏然回神,在後視鏡中對上兩位老人戲謔的眼神,強自鎮定道:“我是看外邊的醫院,這家分院正在籌備,等開張了,你們後續體檢也可以來這。”

趙爺爺:“行行行,我們懂的!”

徐奶奶:“哦喲,就是說咯。”

林蔭無奈,這回兩人倒是挺統一戰線的。

送完趙爺爺,又將徐奶奶送回家,後者拽著林蔭的手絮叨:“小程這人挺不錯的,你要好好把握……”

“徐奶奶,我和他都多少年不見了,”林蔭悶頭在袋子中翻眼藥水,青蔥般的手指在盒子上點動,“您看下,這是一天兩次,一次兩三滴,記住了?”

“記住了記住了,哦喲你看,小程怕我看不清那些小的字,還特地給我拿了一張大的紙寫了。”

徐奶奶從兜裡掏出一張摺疊整齊的紙,上麵是清雋的大字——1天2次,1次3滴。

林蔭微微點頭,的確像他會做的事。

回到車上,發現那人已經睜開眼睛,她扯了扯嘴角:“醒了。”

“嗯,回家?”

這人剛睡醒的音色不是單純的沙啞,摻著幾絲勾人的氣音,撓得林蔭心間癢癢的——該死的,真好聽。

她曲著手指蹭了下鼻梁,啟動車子:“回家。現在不堵車,半個多小時能到。”

程昱眸子閃爍,從眼尾劃過去一絲似有若無的頹然:“有點餓,外邊的東西太油膩,我今天還冇吃飯。”

濃密的睫毛顫動,似湖麵上被風吹起的粼粼水光。

林蔭捏著方向盤的手指骨節泛白,腦中隻有四個字——秀色可餐。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