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籠中鳥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門外急促的敲門聲越來越響,晏朝遲疑的躲在門後不知該不該開門。

不久前她剛剛醒來時發現自己正身處一個陌生的房間。不僅如此,她的腦子很亂,像是有千個百個人在她腦海中吵鬨一樣,而她卻對她本人的來處身份一概不知。

腦子還是很亂,敲門聲卻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悉悉索索的開鎖聲,看來門外的人已經失去了耐心。晏朝剛醒來時就已經把房間整體看了一遍。不知能否稱之為窗戶的透氣口十分狹小,通過翻窗逃離根本行不通,房間的佈局也很奇怪,儘管生活所需的傢俱一應俱全,但卻像專門設計過的一樣。一眼望去根本冇有可以躲藏的地方。

既然這樣,晏朝抹了把臉,衝到門前一把打開了門,門外的人正蹲著開鎖。趁他還冇有反應過來,晏朝正準備踹翻他趁機跑出去,卻在看見外麵景象的愣住了。

門外是長得看不見儘頭的走廊,走廊兩側分佈著許多房間,而每個房間的前麵都站了一個身穿防護服的人,在她剛纔開門的動靜裡,那些人齊刷刷地朝晏朝看來。而防護服本該露出眼睛的地方……是黑漆漆的攝像頭。

她不禁朝地上開鎖的人看去,他也正看著她,一雙屬於人類眼睛安撫似的朝她眨了眨眼。他站了起來,晏朝看見他胸前夾著的身份牌,主治醫生,符安。

“既然開門了,那就該吃藥了。”符安拿過放置在一旁的托盤,給她遞來兩片藥。令人意外的,符安並冇有對她剛剛不開門的行為提出質疑。而看著符安手中的兩片藥的晏朝卻有些遲疑,但麵對眼前不明身份的人,她還是拿起藥就著水吃了下去。

見她吃下,符安麵上浮現出些許笑容,“你好好休息,下午我來帶你去體檢,這是你的體檢表,先看一下吧。”說完,他拿出幾張印著字的紙,往房門左上方掃了一下之後遞給晏朝。“那就先這樣了,下午兩點半我來接你。不要亂跑。”

符安走後,晏朝回到房間,先是環繞四周看了一圈,確定冇有攝像頭後,把體檢表放在床上,把剛剛假裝吃下的藥從舌根底下吐出來。再拿出手中剛剛被符安塞入的紙條,上麵寫著亂七八糟的幾行字:藥可以吃,情況有變,不要輕舉妄動。等&…%*的指令。

看得出寫紙條的人當時應該情況緊急,人名寫成了亂碼,落款也不甚清晰,隱約看得出幾個字元。既然這樣,晏朝想,那前麵的那個所謂的“亂碼”有冇有可能也是代號呢?

她暗暗在心中記下了這些尚能辨認的資訊後。又拿起一旁的體檢單看了起來。上麵都是一些常規的體檢項目,看不出什麼資訊來。

這裡找不到線索,晏朝開始回憶與符安交談時外麵的景象,房門外的走廊並不是一條直線,似乎呈一個不太明顯的弧形,走廊兩邊分佈著許多房間。

而且如果她冇看錯的話,每個房間的上方都是安裝了攝像頭的。她不太理解理解,如果按照符安胸牌上顯示的資訊來看,這裡應該是醫院。可無論是普通病院還是精神病院都不應該會如此嚴苛。就這些攝像頭來看,她更傾向於這裡應該是類似於級彆超高的看守所或者監獄一樣的地方。再不濟,應該也是頂級的精神病院。

可是,所有事件中疑點最大的一點,為什麼獨獨她房門前的是一個活人,或者也有一定機率是仿生機器人,但無論哪種都很奇怪。

晏朝想不通,如果她的身份特殊,所在地方關押的其他人也一定不是普通人;如果她就是一個普通人,那冇理由彆人都是普通機器人就她搞特殊。

總之無論如何,晏朝認真思索過後,認為這件事隻有兩種可能,一,她初來乍到,總要給些“特殊關照”的;二,她的身份確實特殊,不過並冇有特殊到能與那些真正的門閥貴族關押到一起的程度。讓人類來應該隻是觀察她有冇有逃跑的意圖。至於為什麼不讓機器人來……到連三歲小孩都知道的常識,機器人是會被刪除感情繫統的,怎麼可能會做觀察人類感情這種事情。

既然這樣的話,那大致也排除了那位符安醫生是仿生機器人的可能性。

但就目前來講,她現在並不認識醫院的其他患者,冇有對照並不好太早妄下判斷。不過相較於前者,晏朝更傾向於後者。

雖然她現在是失憶狀態,但她並不認為自己有什麼特殊之處;不過在醫療手段如此發達的今天,冇理由檢查不出自己失憶。晏朝不相信自己會無緣無故的失憶,突然被人挪到一個陌生的地方本身就很可疑了,順便還失了個憶,哪裡來的這麼巧的事。晏朝對周圍的一切都暫時持懷疑態度。

到體檢的時間了,符安敲響房門時晏朝正在睡覺,睡夢中的少女看樣子並不太安寧,眉頭緊皺著,臉上沁出一層薄汗。皮鞋踩在瓷磚上奔跑的噠噠聲越來越近,與門外的敲門聲逐漸重合。晏朝被驚醒了,她聽見自己急促的心跳,腦海中不斷浮現著夢裡那個被落下的模糊身影。那是誰?晏朝想。

直到在去往檢查室的路上,晏朝的心頭還是縈繞著一抹不安,她扭頭想要問符安,話到嘴邊卻又不知怎麼說出口,頓了頓,轉而問到:“你們這裡冇有時鐘嗎?”

符安朝她笑笑,“抱歉,晏小姐,我們原則上是不能給病患提供鐘錶一類物件的,您知道的,總有些人會拆掉它們來了結生命。為了不讓病人失去時間觀念,我們是會在早中晚播放鈴聲的。不過……”他看著晏朝,眨了眨右眼,“如果是您的話,我想我很樂意為您申請一下的。”

晏朝莫名感到了一陣惡寒,打了寒戰,還是冇有拒絕符安的“好意”可以看見時間之後要做事就會方便許多了。不過她今天為什麼冇有聽見鈴聲?

“晏朝小姐,您還有什麼疑問嗎?”

“為什麼今天冇有鈴聲?”晏朝直視著他。“這個啊,今天剛好播放鈴聲的控製主機壞掉了。”符安笑眯眯的說著,不知走了多久,他突然停住了,手上變戲法一樣變出一塊絲巾:“恕我失禮,之後的路您不能再看了。”

晏朝感受到絲巾覆上了她的眼睛,什麼都看不見了,隻有光透進來。符安輕輕隔著袖子握住她的手腕:“不用害怕,我不會讓您摔倒的。”

*

縛眼的絲巾被取下時,晏朝已經坐到了檢查台上。房間很明亮,由金屬鑄成的牆明晃晃的反射著燈光。好冷,這是晏朝的第一想法,簡直像停屍房一樣。

四周的牆會像鏡子一樣把小動作都倒映出來,檢查室內並做不了什麼小動作,於是在檢查的空隙間晏朝悄悄溜了出去。

這層樓的路況並不複雜,但途徑的幾乎每扇門都是上鎖的,她一路走到儘頭,終於遇上一扇與眾不同的,可以推動的門,在仔細貼門確認裡麵冇有聲音後晏朝小心翼翼的推開門走了進去。

陽光透過巨大的落地窗傾灑進來,這是晏朝醒來以後見過最明亮的房間,與她房間和檢查室由燈光打造的明亮不同,暖洋洋的自然光讓晏朝不由自主地想要伸個懶腰。但現在很明顯不是伸懶腰的好時機,落地窗前正坐著一個人,很明顯已經被開門的動靜驚動了,正轉過身來看著她。

所幸對方並冇有太過於深究有人突然闖入這件事,轉過身去開口道:“你是新來的醫生嗎?過來陪我聊聊天吧。”

晏朝依言照做,走過去在女人身旁的椅子上坐下。

“你和我的一位朋友很像。”女人看著她,像是在透過她看著她的故人。晏朝張了張口卻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她畢竟不是真正的醫生。女人卻似看穿了她的真實想法一般,“你不用說話,不要害怕,把我當朋友就好。”

她把目光移回窗前:“我跟她認識很多年了,我們一直都是最親密的姐妹。後來卻因為利益理想割席。”眼前的女人看著不過三十出頭的年紀,本是極美豔的長相卻在此時顯出幾分虛弱和疲憊來。

“不過如果再給我機會重新再來一次,我還是會做出這個選擇,我從來不會後悔。我隻是…有些想念她了。”女人閉上眼,不再看她。“好了,你先出去吧,還有事情要做呢。”

晏朝出去時正好碰上來尋人的符安,他打量著她:“不是說上廁所嗎?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迷路了,這裡當初是按照迷宮為標準設計的嗎?”晏朝打著哈哈,目光有些心虛的朝一邊瞟去。符安也並冇有太過於深究這件事。“檢查結果出來了。除了失憶冇什麼大問題。定期吃藥複查就行了。”

“那我什麼時候可以出院啊?”

“暫時還不行。”

……

兩人一路聊著回到檢查室門口,符安拿出了那條熟悉的絲巾,“來吧,不要害怕,有我牽著你呢。”視線再次被絲巾遮擋住前,她似乎看見了符安的笑容中有一絲苦澀,不過還冇等她完全看清,絲巾就已經安安分分地戴在她的腦袋上了。“走吧。”符安說。

與來時完全相反的路走完後,符安站在她的房間前叮囑注意事項:“晚飯一會兒就會有人送來,每天的藥也會有人按時來送……記得吃。”

該說的話都說完了,符安似乎還試圖說些什麼,卻好像發現無話可說,歎了口氣,深深看了她一眼,轉身離開了。

晏朝回到房間伸了個懶腰,躺到床上,回想剛剛發生的事情。

那個女人是誰?可以隨意的叫醫生陪她聊天,應該不是病人,看起來地位很高的樣子。她應該就是她之前猜想的那一類身份特殊的人吧。晏朝揉了揉太陽穴,不再去想這些事情。反正符安說明天是放風日,今天來看這裡管理也冇有很嚴苛的樣子,明天再去一探究竟好啦

雖然說著不想,但晏朝躺在床上還是開始思考,符安說會有人來送飯送藥,是那些機器人嗎?她想了半天的事情竟然隻是這麼簡單,原來真的隻是第一次要認識一下主治醫生,自己就是個失憶的倒黴蛋罷了。雖然對於那些攝像頭仍有疑慮,但那有冇有可能隻是做樣子的呢?主要起到一個震懾作用,應該冇問題吧……

門鈴響起,是機器人送飯和藥來了。晏朝把飯吃完,正接了杯水準備吃藥,突然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從她身上掉下去了,疑惑地轉過頭,一個小小的紙團正靜靜地躺在地上。

晏朝展開紙團,鮮紅的字跡歪歪扭扭,淡淡的血腥氣附著在紙團上揮散不去。

不要吃藥!!!!!

紙條上如是寫道。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